曲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曲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句话,一辈子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19:34:59 阅读: 来源:曲奇厂家

一句话,一辈子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我小心翼翼地交上最后一门高考试卷,拖着疲惫的身子从炙热的考场一路逃回学校时,天色已晚,苍茫夜色已经吞没了我回家的路。幸好,伙房还为我们这些暂时回不了家的学生备好了最后一顿晚餐。很饿很饿,一阵狼吞虎咽之后,我径直向宿舍走去。

离家近的学生都回家了,往日熙熙攘攘的宿舍里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意外地,我眼前一亮:我们的老班—郝老师竟赫然在列。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笑容依旧朵朵摇曳绽放,一边摇着蒲扇,一边与几个同学聊天。谈笑间,突然有一同学大声问:“郝老师,你看我们班今年谁最有希望考上本科?”此言一出,周围立刻鸦雀无声,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在郝老师身上。只见他先是轻轻一笑,然后又微微皱了皱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是一下子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住了。这可是我们一向幽默博学的郝老师平时在课堂上难得一见的情形。短暂的沉默后,郝老师粲然一笑,目光开始在我们几个人身上游移。等他的目光与藏在角落里的我四目相对时,我突然发现他的目光停住了,还闪出了些许明亮的光彩。瞬间,我害羞地低下了头。紧接着,听见郝老师轻咳了两声。“中平,应该是中平吧。”他声音虽不大,但却字字入耳,语气中似乎不大肯定,又似乎是在强调,顿了顿又说,“中平学习踏实,成绩稳定,报的又是师范院校,考上本科是最有把握的。”我只感觉一股热浪扑面袭来,脸上热辣辣的,有点烫,额头还滚落了颗颗豆粒般晶莹的汗珠。

那天,我过年似的起了个大早,匆匆吃了几口饭,就骑上父亲的那辆“老金鹿”向城里进发了。学校发榜栏前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远远看着那黑白相间模糊不清的字迹和热的满头大汗从里面挤出来的一张张或阳光灿烂或阴云密布的脸,我心里像揣了只兔子惴惴地削尖脑袋使劲往里钻。幸亏我高且瘦,很快就为自己夺得了一块立锥之地。我极力睁大眼睛,忐忑的目光小心翼翼地从一页页密密麻麻写满蝇头黑字的纸片上一一掠过,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孙中平”三个字才跳入了我的眼帘:502分!我呆住了。这是我的成绩吗?!我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分明还是5-0-2三个阿拉伯数字,白纸黑字,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顷刻间,我像一只斗败公鸡似的,耷拉着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任凭汹涌的人流你推我搡地把我灰溜溜地挤了出来。

随后,上学、教书、为人夫、为人父,屈指算来已近20年了。这些年来,作为一个乡村教师的我,一直为了糊口而疲于奔波,努力挣扎在温饱的边缘。如今,高考时的种种细节大都已在沧桑岁月中变得依稀朦胧,惟独郝老师的那句话还时常在我耳边响起,激励着我,鞭策着我,在生活中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要相信自己,奋然前行!

黑丝制服

性感大胸美女图片

巨乳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