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曲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苹果的变性男同的胜利

发布时间:2020-07-21 10:18:01 阅读: 来源:曲奇厂家

今天(6月11日)憋着尿看完苹果WWDC的发布会后,头也不回的冲向厕所,一阵激灵后,往下一看,我突然知道怎么解读娘化的iOS 7与粗壮的MAC PRO了。弗洛伊德说,性是世界。最早看到这句话时,一阵脸红,一阵瞎想,却没明白。

直到在一本科幻杂志上看到一段影评,关于异形设计的解释,我才明白“设计是性的外延。”

那个评论节选如下:

“异形”最出色的设计当然是那个人骸形的精壮光滑的外星怪物。

它的设计师是瑞士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盖杰(H.R. Giger),其作品多将高科技与性暗示融和,具超自然巫术意味,相当令人不安。他的设计为整个影片蒙上一层浓厚怪诞的弗洛伊德主义色彩,那个脾气乖戾的电脑名叫“母亲”并非偶然,全片深层潜流着一股黑暗的性意味。

而外星人最后两个形状的设计看起来更像是行走的性器官。

而赫特的名字英文Hurt意为“伤害”!他在那艘废弃的飞船上被外星怪物“产 卵授精”,而飞船本身的形状犹如分开的大腿,上面散布着女性生殖器般的入口。

倒是对于女性的太空人类,外星怪似乎表现出某种恻隐之心,不但将她们留到最后,而且在惠芙更衣那场戏里,它特意等待、甚至似乎暗送秋波;我们最后一次看见卡特怀特小姐的场景,是外星怪的尾巴扭动着消失在她的两腿间。

回过头来再看粗壮的MAC PRO:那光滑圆润的棒状造型,内部工业设计中的力量感,是否充满了生殖器崇拜的味道?

回过头再看娘化的iOS 7:那饱和度过高的绚烂色彩,细化的符号字体,大片留白中的整洁意味,是否充满了女性的审美?

我想起以前男色选秀节目风行,一帮没胸没屁股的男人屡屡斩获大奖,个个“扁平化”的不行,一看导演是女的,于是理解了。

iOS7的扁平化,和选秀的扁平化半斤八两。

我浅薄的心理学知识告诉我,男性更爱躲在内心的山洞里,因此对阴影青睐,那是乔布斯时代的男性苹果;女性在柔弱与力量之间更摇摆,那是库克时代的女性苹果。

前段时间“开八”里发过一篇文章,“中国科技业的软肋:缺少同性恋”,提到了库克是同性恋。

这么一来,就能理解苹果娘化与粗壮为啥会一起出现了。

男同天生对于波长短的色彩更加偏爱,例如紫色、橙色、粉色等亮眼的色彩,iOS 7就是这风格。

男同的精神图腾是粗大的阳具,国外会有专门的道具用于塞在裤裆里显示自己的巨大,MAC PRO就是这味道。

科技业中的同性恋充满了创造力,我表示十分认可。

但我还是希望,既然苹果这么爱学安卓,那就顺便学习下更换主题包的设置,让我这个重口味可以远离小清新,否则我刚升级iOS 7的iPhone 4s就真心不能用了。

公众账号“潘越飞”

web前端开发面试问题

android app 开发框架

软件开发技术要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