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曲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小贵爸妈等着你回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54:46 阅读: 来源:曲奇厂家

邹一山和罗枫,他们是一对夫妻,都年过五十有三,可怜是膝下无子。

正月十五,他们来到镇上观赏花灯,人挤的是脚跟挨脚跟,热闹的很。

街上的灯会,展出的各种彩灯,造型新奇,千姿百态,让人看的眼花缭乱。东瞅瞅,西看看,猜了几个谜语,真还“尝”到了观赏花灯的乐趣。肚子饿了,在饺子馆里搓了一顿,一天的时间很快就打发完了。这时,月亮出来了,街上的灯也全都亮了起来。

“老婆子,回家吧,我们回家吧!”邹一山说。

“哎,哎哎!我们回家!”罗枫牵着邹一山的手一边走,一边说。

这时的邹一山,在月光下看着罗枫用手抹着眼角,不停地抹来抹去,说:“老婆子,你怎么啦?”

“我在猜谜语的那一排花灯那里,看到了一对夫妻牵着的宝宝,好像我们小时侯的儿子。”

“嗯,回想我们夭折的儿子,快要结婚生子了,可惜我们没有这个‘八字’啊!”邹一山揪心地一阵难过,叹息地说。

“哎,老头子啊,要是女人到六十岁还能生孩子,那该多好啊!”罗枫揉红了眼睛幻想地说。

邹一山伸出了右手,弯着食指刮了一下罗枫的额头,调侃地说:“老婆子,想的臭美,你那是要公鸡下蛋,铁树开花哟!哈哈哈!亏你想的到啊!”

他们就住在镇上的周边的南湾村,边说边笑,已到了莲安山的莲花亭,这里还有一座小桥,突然听到了“咕哇咕哇!咕哇!”的声音。

“老头子,这是婴儿的哭啼声啦,你听听,你听听哟,这哭声宏亮清脆。”

“是啊,是啊!”邹一山在夜色中东张西望地应了一声。

“咕哇咕哇!咕哇!咕哇咕哇!”这声音好像就在这桥头的大树下,邹一山猫着腰找了过去。

“喂,老婆子,这树下还真是个婴儿,快来,快快来啊!”

“老头子,来啦,看看,来看看,将他抱来给我,抱来给我。嗯,这么好的娃娃,多么可怜,是哪个狠心的人丢在这里了啰?‘咕哇咕哇!咕哇!咕哇咕哇!’嗯,好乖,这娃娃听到了我们说话呢!”罗枫抱着娃娃,顿时热泪盈眶地说。

邹一山喜在眉梢,兴奋地说:“老婆子,我们拣到孩子了,是男是女,你快快摸摸,你快快摸摸!”

罗枫慌忙地腾出左手掀开娃娃的尿布,手一摸,一阵惊喜,说:“哎呀!有一个杆杆,是个儿子,老头子啊,我们有儿子了,给儿子取个名。”

这时的邹一山挠了挠脑壳,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们……当年的儿子叫大……贵,取名他邹小贵。”

“小贵,我们把你抱回家,娃儿乖!老婆子,把我的衣服也给他包上,一路小心,一路小心啊!”邹一山扶着老婆,生怕有点闪失,不停地叮嘱说。

第二天,乡亲们听到邹一山家拣了个儿子,都涌来贺喜,围满了一屋子人,看了看小贵,说:“邹一山、罗枫真有福气,这娃娃的下腭中间有一小黑痣,长大了准是个当官的!是一个官娃娃啊!”门前庆祝的火炮点燃了一串又一串……

二十五年后,乡亲们的话还真的显灵了,邹小贵广州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国家公务员,在附近的一座大城市国土局当了干部。随后就把爸爸妈妈接到了身边,虽然他们年过八十,银发晃晃,但身体硬朗结实,说话声音明亮,在小区的广场上还学会了太极拳,老俩口每天早晚都要出来一起练一练。

小贵在局里积极上进,奋斗拼博,工作能力强,仅两年的时间,当上了局长,还成了市里的模范干部。

后来,小贵买了房,还买了车,取了个广州的姑娘,在机场工作。老婆生了个双胞龙凤胎,儿子叫邹国、女儿叫邹玉。邹一山、罗枫做了爷爷和奶奶后,他们笑的是合不拢嘴,说:“我们邹家的祖坟脉气活了,这是祖宗赐给的福啊!”

在这现代化的社会里,是一个钱权交易的社会,各种场合少不了应酬,请你进酒楼、去桑拿浴、按摩店、泡温泉、的士高、K歌包间,那些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使上三十六计,图的是你给他签字画押,盖上红大印。

邹小贵生来胆小,一向怕事,走一步,打一个桩,一切按原则办事,做事公私分明。他的为人,得到了上级领导的信任。不久,被上级选进了市领导班子,当上了搞开发的副市长。

俗话说:“常到河边走,哪里不湿鞋。”在有些场合是躲也躲不开,人家来请你,谁要是你管搞开发的副市长呢?官大了,有人捧你了,人家请你,如果不去,就是不受抬举啊!那多没面子,人家说你没有社交能力,是一个小脚人,窝囊,迂腐官。邹小贵后来就想开了,就没那么死心眼了,一切事在人为嘛,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要钱的饭,人家请你,不吃白不吃。后来他进酒楼、泡温泉、桑拿浴、按摩店、茶馆、K歌厅,还学会了泡妞,社会上的五花八门,他无一不会。由原来的老实巴交,现在操的是滑头奸诈!

邹小贵当副市长后,他真还不负上级所望,把市里的开发项目搞的有板有眼,特别是机场建设,还有地铁重点工程,亚马山大遂道,立下了汗马功绩,这足足显示了邹小贵的才智。

人的忘乎所以,恰恰出现在有了些微功劳的时侯,就得意忘形,放松了自己的警惕,踩过了警戒线,出了岔子,心中倒是恐惧了。在说,人也有“懵”的时侯,这世上只有糖衣炮弹,哪有后悔药啊!

这些日子来,小贵回到家里,总是唉声叹气的,茶饭不思,一天天的瘦了下来,罗大妈担心地问:“小贵,你有什么心事,愁成这个样子?”

小贵连连摆手,说:“妈,我没什么事,只是心里有点慌。”

“是不是身体累出了毛病?去医院看看医生。”罗大妈追着问道。

“妈,不是,没什么担心的,您不要想多了。”小贵摇了摇头说。

罗大妈仔细地看了看儿子,他面色憔悴,好像遇到了大事,紧追一句,说:“小贵,你有什么事,千万不要瞒着家里,瞒着爸妈啊!嗯,小贵,别把自己闷坏了,你要说出来啊!”

这时的小贵沉吟了片刻,叹了一口气,说:“口岸地下广场重点工程,出现了施工事故,造成了周边的民宅倾斜,有倒塌的迹象,这损失不小啊,我被卷进了案子里,有受贿的行为。所以,这段时间来,一直是魂不附体,心惊肉跳。”

“小贵,妈猜到你工作出了差错,从你的眼睛里早就看出来了,我就是不好说,你老婆也知道了,她也不怪你。既然出了事,妈也不怪你。可是,瞒过了初一,瞒过不了十五,终究一天要穿头的啊,那孙悟空七十二变,也逃不脱佛爷的手掌心。早点把受贿的事跟上头交代了,争取组织宽大处理的机会。”

小贵看着高龄的妈妈,眼泪直往下落,点了点头,把妻子喊到了身边,跪在了爸妈的跟前,磕了三个响头,说:“爸妈,老婆,我对不住你们,心里好内疚。我听您的,这事就不瞒了,我现在就去自首。”

老婆递给小贵一个包包,他们抱在一起哭的湿了衣襟,然后小贵把包包斜挎在了肩上,牙齿一咬,大步迈出了屋子,下了电梯,去派出所。

妻子两手挽着爷爷奶奶,跟在后面,都泪水成河了,一边追,一边喊:“小贵,你要多保重,我们抽空去看你!”

小贵哭的早已成了个泪人,三步一站,五步一回头,喊:“爸爸妈妈、老婆,你们要带好邹国、邹玉,保重身体,健康长寿!”

“小贵,爸妈等着你回来,我们一定活得健康!”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