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曲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印度公路全球最致命基础设施勃兴还需良法配套

发布时间:2021-01-25 15:05:08 阅读: 来源:曲奇厂家

印度公路全球最“致命” 基础设施勃兴还需良法配套

2001年,印度南部的东海岸公路开通,它给了司机们一条通往沿海度假胜地通畅而现代化的通道,也让他们有一条宽阔的高速公路可以在周末让汽车发动机提一下速。  然而,这条425英里(约合684公里)的公路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用以说明为什么印度只有全球约1%的汽车,却占15%的车祸死亡人数。这一数据来自世界银行。

2013年,东海岸公路上发生了174起事故,共造成24人死亡。过去10多年中,这条公路两旁的很多农民被超速和醉驾的司机撞死,他们的遗孀被称为“东海岸公路寡妇”。  新法“掺水”  印度的一些公路是全球车祸致死事故最高的。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每年印度的车祸死亡人数超过20万人,印度最高法院曾称这个国家的公路为“巨型杀手”。由于涉及机动车的法规薄弱陈旧、执法腐败、调查和审判拖沓,很多肇事者最终逍遥法外。  中产阶级对这一状况感到越来越愤怒,并发起了相应的运动,印度政府去年开始修订《道路运输及安全法》,增加了较严的处罚措施。例如,若车祸导致一名儿童死亡,负全责的肇事者将被处以约合4600美元的罚款及7年监禁。然而两个月前,相关官员又逆潮流而动,减轻了条文中的处罚措施,理由是印度不能在这方面仿效发达国家。修改之后,负全责的司机若造成一名儿童死亡,其所获处罚将仅是约780美元罚款及一年监禁。  印度道路交通、高速公路及航运部部长尼钦·加德卡里(NitinGadkari)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不可能100%地复制美国、英国或加拿大的道路安全法规。我们要考虑印度的人口密度、道路拥堵程度、公路质量、社会经济状况。我不想施加这么严厉的处罚措施,那会毁掉穷人的生活。”  新的《道路运输及安全法》可能在7月送交印度国会审议。批评人士表示,这样一部“掺水”的法规对改善印度的交通安全几乎没有作用——对超速和醉驾的处罚减轻了,对受害者的赔偿设定了上限,拟议中的道路安全监管机构的权力也缩水了。一些工会甚至要求加德卡里取消拿驾照必需的培训要求。  卡车司机工会威胁说,如果新法过严,他们将发起示威。汽车制造商也抵制新法草案中的汽车召回条款,因为即便是印度最畅销的新型汽车,去年也大多未能在一次全球范围内的碰撞实验中取得合格成绩。  印度汽车运输业大会秘书长纳文·古普塔(NaveenGupta)辩解说:“如果处罚定得太重,就会给肇事者与警察讨价还价的空间,这样会加重腐败。”  由于民众渐趋富裕,印度的车主越来越多。但恶劣的驾驶习惯、薄弱的监管和糟糕的道路状况仍是这个国家的常态。超速、闯红灯、醉驾、骑摩托车不戴头盔、随意变道等行为极为常见。据官方统计,印度25%的驾照属于造假或者以欺诈手段获得。  致力于提高道路安全的公共游说组织“拯救生命基金会”的创立者皮沃什·特瓦利(PiyushTewari)说:“一个意在实施更严厉道路安全法规的运动,慢慢变成了一场闹剧。每个人都在游说,尽可能地‘稀释’这部法律。政府在压力之下屈服了。”  法律公正度存疑  宝莱坞影星萨尔曼·克汗(SalmanKhan)的案子是印度最知名的交通肇事案之一。2002年,他在孟买的人行道上开车碾过5个流浪汉身上,导致其中一人死亡。克汗最初被判处5年监禁。本月,法庭在他上诉之后准许他保释。这一判决在印度引起了极大的民愤。  卡拉比·萨拉瓦南住在东海岸公路旁。他们一家在电视上看到克汗案的判决时,内心充满恐惧。萨拉瓦南的妻子是一名裁缝。今年1月的一天早晨,她像往常那样在公路边散步时,被一辆超速的汽车撞死。肇事司机是个18岁的青年,父亲是一个富有的皮货商,住在附近的一幢海景别墅里。  萨拉瓦南是一名人力车夫。他说:“在这个国家,适用穷人的是一部法律,适用富人的又是另一部,我能指望什么正义呢?”警方表示,已经申请暂时冻结那名年轻人的驾照,但尚未有结果。  过去10年,印度一直在建造高速公路,以补足基础设施短板。但投入到驾驶员培训、交通行为规范、紧急状况处置和创伤治疗上的资金却少得可怜。很多新的道路甚至没有中线和反光标牌。  东海岸公路沿线遍布游乐园、鳄鱼保护区、海边古庙宇和海滩度假村等周末度假地。每到周末,城市里的自行车运动爱好者们蜂拥而出,把这条路变成了赛道。  35岁的“东海岸公路寡妇”素玛蒂·拉维昌德兰说:“城里人觉得这条公路属于他们。他们开起车来,就像沿路没有农村、没有农民一样。”她的丈夫被撞后,躺在公路上呼救了一个多小时,却没人下车帮他。  印度医学专家说,这个国家的交通事故遇难者中,有一半人如果在被撞后一个小时内送至医院,本来是可以活命的。由于害怕长时间的法庭作证和警察的骚扰,目击者往往不愿上前施救。去年,印度最高法院曾要求政府出台法规,保护那些在事故中将受害者送医的见义勇为者,但政府迟迟没有拿出法规来。  萨拉瓦南对他妻子的案子不抱希望。他坐在妻子的缝纫机旁说:“他们会想尽办法让儿子免于坐牢。而我的女儿呢?她7岁就没了妈。”

上海装修多少钱

房间装修图片

工业一居室装修

成都装修新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