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曲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背后有高人这是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公开狙击

发布时间:2020-03-26 14:26:40 阅读: 来源:曲奇厂家

金融行业网(ID:jrhycom)

融哥导读姚老师的此次出击是谋定而动,“油条摊”的背后显然有手持羽扇的高人身影憧憧。甚至可以说,他踩准了几个重要的战略时点。姚老师的这堂课,上得有点突然和猛烈,但实在值得所有的实业型企业家的深思和警觉。

宝能万科之争最新进展:

万科:2016年1月18日前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信息

万科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在2016年1月18日前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信息,公司A股股票最晚于2016年1月18日恢复交易。

王石所筹资金已超过300亿

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ID:biz-leaders”)消息,王石已从中粮集团等处获得200亿数额支持;盖因宁高宁出身华润,与王石也多年交好,而中粮集团与万科亦有多方合作。另外,一家信托公司愿为王石提供100亿元“炮弹”。王石所筹集资金总额已超过300亿。再加上王石和郁亮所获其他支持,从资金准备上,王石方面已可与“宝能系”一战。

前海人寿:响应国家号召择机买入万科股票

前海人寿今日发表说明,称严格遵守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规定,响应国家号召择机买入万科股票,完全符合监管机构对保险资金运用的相关规定。

拯救万科:王石需要244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 杜恒峰

宝能系距离控股万科只有7.55个百分点的距离——总股本的7.55%,在此之前宝能已经花了约400亿;而万科的管理层持股比例却只有4%多一点,王石去年的工资是1045.6万元。

想要拦住门口的野蛮人,单单靠王石和万科管理层显然不够,寻找外部援助正是王石的当务之急。

鼎有多重?

楚王至洛,问周室鼎之大小轻重焉。

激烈空前的“宝万之争”,因宝能咄咄逼人的举牌而起。仅仅掌握4.14%股权的万科管理层,情势危殆。

强敌围城,唯刀兵相见,无它耳!

“道德教化”无用,城下之盟可鄙,对付敌人金银炮弹的最好方式,就是同样用金银炮弹加以回击。于是,在王石向宝能系宣战不到24小时,再度涨停的万科选择了停牌,原因是正在筹划股份发行,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及收购资产。

以王石为首的万科管理层,需要发行多少股份?募集多少钱?向谁增发?

增发多少?

基本可以确定的是,万科此次增发,将选择非公开发行的方式,这样发行对象的选择将牢牢掌控在董事会手中。

发行价格的确定,自然是越低越好,这样可以以最少的资金,达到稀释宝能股权的目的,停牌前20交易日均价的90%是很好的选择。这一价格为16.42元,而万科停牌时的价格是24.43元,增发对象有大约48.8%的浮盈空间。

在确定发行对象和数量之前,需要弄清万科目前主要股东的实力对比:华润目前持股比例为15.25%,万科合伙人持股平台盈安合伙持有4.14%的股份,刘元生持股比例1.21%——合计持股比例20.6%,三者是长期以来事实上的“盟友”。宝能系目前持有万科22.45%的股份,暂居上风。

从最节省资金的角度考虑,万科只需要在上述三家股东结盟的基础上,加上增发股份能占到增发后总股本30%即可,需要新增发的股数为14.87亿股。以此计算,需要的资金为244.26亿元——据估算,宝能系增持万科股份的总开销已经高达约400亿。

由于万科也在港股上市,如果在港股增发,港股较A股折价约21%,则其增发所需资金有望进一步减少。

这样做有其可行性:尽管盈安合伙、华润、刘元生并未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但实则关系密切,在面临宝能系控股威胁的时候,三者结成一致行动人是时局所迫,武汉国资和银泰系争夺鄂武商的案例就是最佳参照;采用定向增发,万科董事会可以掌控增发对象,拿到增发对象“同意在特定时候结为一致行动人”的承诺也不无可能。

向谁增发?

首要选择当然是华润。华润有财力,且与万科管理层关系融洽。华润入股万科已经十几年,在经历多年的连续分红后,华润的持股成本极低,从此时参与增发的收益和总的风险来比,没有其他人能比华润更占优势了。

但华润参与增发的缺点在于,国企决策的链条较长,反应相对较慢,这从华润在“宝万之争”一直以来的低调就可见一斑;此外,据郁亮昨日在成都的最新表态,不管国资还是民资,“任何一股独大都是错的”,华润持股比例过大,会不会也在这一“错的”范围之内?

增发对象可不可能是安邦?12月份,“宝万之争”已趋白热化,但安邦此时突然杀出举牌万科,持股比例达到5%。最近两个交易日,万科AH股均现异动,其中深交所周四晚披露显示,有一家机构席位斥资22.97亿元买入万科股份,坊间多有猜测,此番买入大概率是安邦系所为。

从目前来看,安邦是“宝万之争”当事方之外最为重要的势力,他的选择足以影响战局。对万科管理层来说,通过增发拉拢安邦也有一定可行性:安邦想要继续增持万科,二级市场的股价已经很高,风险正在加大,定向增发有一个再度低价入股的机会——在安邦举牌的几笔交易中,最大一笔的买入最高价已达到19.75元,超过预估增发价。

此外,万科管理层能否提供更优惠的条件:比如业务上的合作,甚至董事会席位?

需要注意的是,万科管理层推动的增发计划,仅仅是董事会层面的动作,最终定向增发能否成功,还要看股东大会的投票:“敌方”宝能系大概率会反对;中小股东现在的倒向并不明确,这从网络社交平台的言论就可窥见一二;若向华润或者安邦增发,还面临关联方投票回避的问题,会进一步加大增发通过的难度。

那现有股东之外的股东呢?坊间传言,万科拟定向三家央企增发,曾在2006年就传出参与万科增发的中粮集团也现在被纳入“观察者名单”。

宝能对万科是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公开狙击

作者:吴晓波(吴晓波频道)

在我看来,“过去的36年是产业商业时代,中国的创业者、企业家所获得的利润大部分是由产业盈余产生的利润。到了2015年,经过了资本市场的市场化、多元化改革及激烈的资本泡沫期以后,我们将进入一个新的金融商业时代。公司证券化及并购将成为企业发展的重要方式之一。”

话音未落,姚振华老师就跑来给我们上课了。这几天,宝能系对万科的增持是典型的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一次公开狙击。

双方冲突白热化的12月17日中午和下午,我分别与三个人通了电话,一个是郁亮,还有两个是我最信任的律师朋友,潘跃新和黄荣楠。

与郁亮的通话,是希望了解万科的决心,因为说到底,宝能增持万科股票是两户大族的“家事”,旁人说得多了,人家以后没法坐在一起开董事会了。从郁亮那里,我得到了“不共戴天”的信息,到晚上,王石的谈话更是明确了这一立场。向两位律师的请教,则是希望从法律的角度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姚振华真的是“门口的野蛮人”吗?严格来说,姚老师算不得是“野蛮人”,至少不是布赖恩·伯勒在《门口的野蛮人》一书中所定义的那类公司狙击手。宝能系在二级市场上对万科的增持,合乎中国法律,且在正面战场步步紧逼,也算是堂堂正正之师。至于姚老师通过再保险公司的杠杆以小博大是否凶险,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姚老师的此次出击是谋定而动,“油条摊”的背后显然有手持羽扇的高人身影憧憧。甚至可以说,他踩准了几个重要的战略时点。

其一,宝能增持万科,发生在6月股灾确定落幕的时刻,从监管当局到亿万股民,都不希望资本市场再有暴跌,增持事件符合了这一微妙的“看涨”公共心态。

其二,姚老师抓住了保险业爆发式增长的红利。今年以来,随着“万能险”的惊人增长,保险替代信托成为增速最快的金融门类,年初的国务院文件,更是要求保险业在未来三年实现人均保额翻番的战略目标,同时,险资入市的门槛在今年被放开,万亿级的资本正嗷嗷待入。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产业资本及相关上市公司并没有做好应对新变化的战略准备,有关政策法规未及修订,赫然之间,出现了一块辽阔而隐秘的灰色狙击地带。

在宝万事件爆发后,业界一直有一种猜想:万科会不会实施“毒丸计划”?问题恰恰在于,依照当前我国的证券及公司法,“毒丸”貌似难以研制。

根据美国法律的规定,股东大会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给予董事会权限,自行决定发行股票,这便是“毒丸计划”的依法基础——当年新浪对盛大的反狙击,便是依据美国法律而实施的。

而在中国,上市公司增发股票,必须经过股东大会决定并报证监会批准,因此,一旦收购方已成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董事会要让增发方案通过股东大会将有很大的难度,除非能获得其他股东及公众股东的全面支持。王石在公开谈话中说,“中小股东才是万科的大股东”,其法理的潜台词应该是在这里。

另外,根据中国的证券法及相关法律,收购超过上市公司5%的股份,就需要举牌并公告,而一旦超过30%,则需要发出全面收购要约。在这个意义上,斜刺杀出的安邦保险一举获得5%的股票,与拥有22.45%股份(截止12月16日)、并可能再予增持的宝能形成犄角夹击之势,其协同作战——或骑墙待沽,显然是深研法律之后的定算之举。

通过这些法律解读,我们终于发现,陡然蹿上讲台的姚老师并非莽汉一枚,而是挟了一叠厚厚的讲义。

就我本人的初心而言,实在不希望看到万科的为难。它是当今企业界硕果仅有的“三好学生”,也是中国公司三十年发展至今最值得骄傲的公司标本之一。我也相信,以王石和郁亮的智慧及能力,有较大的概率捍卫万科及职业经理人的利益和尊严。

我也认为,任何商业行动都应该是善意和妥协的结果,过于强暴的资本意志——即便是在合法的范畴之内,仍然是对商业秩序和伦理的破坏。资本没有善恶,但资本行为的后果,会产生一系列的代价和公共连锁效应,这是需要敬畏和值得进行深入的讨论。“暴力革命”式的资本入侵,显然不应该成为今后“金融商业时代”的主流模式。

姚老师的这堂课,上得有点突然和猛烈,但实在值得所有的实业型企业家的深思和警觉。

在看得见的未来,金融资本通过各种资本市场,以并购等手段,参与实体经济的拓展及分利,将是一个“新常态”,这对于后者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在积极的意义上,甚至是应当鼓励,但是,如何更理性及均衡地分配其中的利益关系,显然是一个刚刚凸显出来的课题。

在法治的层面,万科的险境更应该得到有关监管及法律部门的严重关注,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和谐发展,是构建成熟商业社会的基础性条件,在新的形势之下,有关法律的修订及迭代,已是当务之急。

如马克斯·韦伯所言,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的动物。在宝万事件中,我们听到了种种针锋相对的意见和立场,愤怒、嘲笑、冷观、落井下石俱是人之常情。不过,若此次风波以万科集团的分崩瓦解为结局,那一定不是绝大多数的人们愿意看到的局面。

银屑病越来越严重还能治好吗

形成白癜风的病因是有哪些呢

宫颈癌的检查方法主要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