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曲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环北京地区水泥企业断臂减排-【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8:02:36 阅读: 来源:曲奇厂家

环北京地区水泥企业断臂减排

日前,北京市的水泥行业多数都开始了停产、限产。北京市通报称,整个行业均实现了30%以上的减排任务。而除了停产之外,北京市水泥行业面临搬迁的传闻也在不断发酵。对此,赵茂鑫认为:“搬迁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不断淘汰落后产能、追求技术进步或许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雾霾来了,水泥行业的冬天也跟着来了。”北京某水泥厂一位员工感叹道。

自入冬以来,雾霾的阴影几乎从未离开过北京一带。民众无不谈霾色变,重获新天的渴望越发强烈。

针对该问题,北京市经信委主任靳伟近日透露,2013年全市还将通过关停退出200余家高排放企业等方式,推动工业大气污染治理。

此次行动主要集中在建材、化工、铸造、电镀等行业,建材行业约占75%,其中水泥行业首当其冲。

日前,北京市的水泥行业多数都开始了停产、限产。北京市通报称,整个行业均实现了30%以上的减排任务。

断臂减排,已经成为诸多环京水泥企业的共同选择。

“其实水泥行业目前的污染物排放标准已经控制得非常严格了。”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工艺工程师赵茂鑫告诉记者,“不仅如此,多数水泥行业还都承担着消化城市垃圾废料的任务,在保护城市环境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对此,赵茂鑫认为:“搬迁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不断淘汰落后产能、追求技术进步或许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

减排助雾霾治理

为了应对严重的雾霾天气,琉璃河水泥厂日前暂停了部分生产线。

这座位于房山区的水泥厂历史悠久。“它甚至可以被视为一座水泥厂博物馆。”赵茂鑫告诉记者,“琉璃河水泥厂前身是日本人在1939年投建的,那时候生产规模小,熟料质量差,热耗高,对环境污染严重。”

1948年,厂子终于回到了人民手中。通过不断进行技术改进,逐渐有了600t/d、1000t/d的生产线。现有的两条大生产线,分别2000t/d和2500t/d。

“一般情况下,产量越高的生产线,排放的污染物会越少,反之则越多。”赵茂鑫解释说,“10000t/d的生产线能耗大概是每公斤燃料690千卡,2500吨的就是740千卡了,如果是1000吨的就要780千卡左右。”

赵茂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琉璃河水泥厂的老线早就废弃了,新线对环境的污染程度本身就在不断地减小。这次琉璃河水泥厂又断臂减排,可谓对环境保护尽了应有的义务。不过,像琉璃河水泥厂的这种做法其实由来已久。”

2008年奥运会,众多大企业就已纷纷减排或者关停,大量小企业甚至都已倒闭。

2012年年初,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在考察调研时曾表示,环保部正在研究的水泥行业氮氧化物排放标准将会很严格,可能会从现行的每标准立方米800毫克收紧到300毫克或400毫克。

由此可见,政府部门对水泥行业的环保控制可谓相当严格,执行相关规定也算是轻车熟路。

同样,断臂减排也是去年水泥行业为应对雾霾天气所作出的主流选择。据悉,在春节前那场应对雾霾天气的战役中,北京市已启动大气污染应急减排措施,103家重点排污企业已经停产。这103家企业主要是化工、建材、冶金等行业的大中型企业。此外,还有众多其他工业企业在此期间主动减产压产。

此次减排行动中,水泥行业“身先士卒”。除了琉璃河水泥厂外,北京强联水泥、平谷水泥二厂均全员停产,颇具规模的北京水泥厂也暂停了部分生产线。

在位于昌平区马池口镇的北京水泥厂内,赫然矗立着两座高大的窑炉,两座窑炉各有一个直径4米、长60米的回转窑。

“回转窑用来生产水泥的半成品即熟料,熟料添加混合材和石膏磨细了就是水泥。”赵茂鑫告诉记者,“这个过程也是水泥两磨一烧中的一烧。它也是氮氧化物、硫化物、二氧化碳粉尘等诸多污染物排放的根源。”

日前,北京水泥厂里1号窑炉正常运行,2号窑炉的回转窑则已经停止转动。

“我们水泥厂这样的建材类企业,按照要求,重污染天气应该减产30%。现在主动停了一条生产线,可以减排50%。”该厂一位负责人表示,“减产肯定会给企业带来重大损失,但为了换回更好的空气,这也是必须做的。”

改善环境或存利

“从水泥行业的特性上讲,它的确是一个高能耗、高污染的行业。”赵茂鑫告诉记者,“以国内比较主流的生产线为例,日产5000吨的生产线出产1吨水泥,就要消耗约100公斤标准煤、90度电。”

据悉,标准煤亦称煤当量,具有统一的热值标准。我国规定每千克标准煤的热值为7000千卡。将不同品种、不同含量的能源按各自不同的热值换算成每千克热值为7000千卡的标准煤。

“燃煤有碳排放,耗电也有碳排放,水泥生产过程中,石灰石分解有碳排放。可想而知,在水泥生产的过程中有多少二氧化碳要被排放。”赵茂鑫表示。

理论分析表明,按照中国水泥行业的现有水平,生产1吨水泥熟料约排放940千克二氧化碳。在中国,水泥行业生产排放的二氧化碳约占工业生产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20%。

也因此,水泥行业成为新世纪以来北京治理大气污染的重要领域。据悉,上世纪90年代后期北京市水泥行业处于最兴盛的时候,有八九十条生产线,目前只有11条。

但就目前这11条生产线而言,都分布在昌平、房山、平谷、顺义和怀柔等郊区。“从环境保护这个角度来说,他们每条线都是达标的。”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在当前新型干法技术条件下,水泥厂能建的和花园一样漂亮。”赵茂鑫分析认为,“这一方面源于政策要求越来越严格,另一方面也取决于历代水泥人的不懈努力,使得水泥生产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而且现在新上线的水泥企业,基本都要与城市垃圾、工业废物等处理配套,不然基本很难申请成功。”这也是让赵茂鑫较为自豪的一点,“处理垃圾、尾矿,水泥行业其实也承担了大部分的城市环保任务。”

“烧水泥的窑炉是世界上公认的处理过程最安全、处理结果最彻底的一个工业窑炉。西方发达国家的水泥厂,同样都承担了所在城市各种污染物的最终消纳的功能。”中国水泥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孔祥忠表示。

“以日本为例,水泥厂很多,而且生产水泥的成本并不高,这些企业很大一部分贡献就是处理危废物品。”孔祥忠介绍说,“他们处理垃圾、废旧轮胎、塑料制品,然后从政府获得补贴,使得成本很低。全世界发达国家的废旧轮胎最后也都是由水泥厂来消纳的。”

而在我国,水泥厂为环保作贡献的案例也早已成为现实。

以北京水泥厂为例,其每年要处理10万吨白色危险废弃物,包括制药厂的废弃物品、医疗垃圾以及印染厂的废弃油墨、废旧钞票等。

赵茂鑫还告诉记者:“目前很多新上马的项目都有环保特点,就像我国正在积极推广的余热发电,据说可以满足三分之一至一半的电耗需求。”

技术与政策影响

“以前在唐山见过一些落后的小水泥厂,工作起来漫天的烟尘,人在厂里根本看不清东西。”一位受访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河北一带这种小厂的确挺多的。”从事水泥行业的李伟(化名)告诉记者,他也曾经到过一家小水泥厂,那里用的还是立窑,建筑是砖结构的(现在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连收尘器都没有,非常的落后。

“现在小立窑差不多都没有了,那种设备产量小成本又高,不用说政策管控,自己就被市场给淘汰掉了。”李伟表示。

“可以说,淘汰落后产能、进行技术革新是目前我国水泥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赵茂鑫总结认为。

“此前听人说,2015年之后,北京市的所有水泥企业都要搬走。”李伟对此深表忧虑。

而赵茂鑫则表示:“水泥行业大都不在主城区,搬迁的难度系数相对较高。比如一个日产5000吨熟料的水泥厂的建设从开工到投产平均需要一年半时间,耗资4亿元至5亿元。此外,水泥行业的最远辐射半径宜在250公里以内,如果超过500公里,基本就没有利润可言了。”

不仅是市场,水泥行业还要靠近原料,这都与运输费用较高有关。这样一来,搬迁想要找到一个合理的厂址很难。

赵茂鑫认为:“鉴于这个原因,搬迁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不断提升技术水平,减少污染,降低能耗或许才是最佳选择。”

同时,水泥行业受政策影响也相对较大。

“国家政策对水泥行业的环保标准把控十分严格,这是许多水泥企业不断追求技术进步,实现节能减排的一个外部动力。”李伟表示。

在环境保护方面,不管是政府还是历代水泥人都着实做了不少的工作与努力。”赵茂鑫说,“他相信未来水泥行业会在这方面作出更多的成绩出来。”

高密市盛宝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贵阳两柱机械式立体停车设备安装

砖雕挂件

耐腐蚀钢价格

相关阅读